暨森鲸九

随便瞅瞅的一个账号

【万圣节贺文】心上人藏在心里

*子时代含有
*OOC预警
*短小异常,渣文
*是这样子的,听我解释,写到一半突然断片了QAQ以至于自己想写什么完全不清楚。

今天是万圣节。
樱从昨天就一直在念叨着,早早就把给孩子的糖果给包好了,今天一早趁佐良娜还在熟睡中时把包好了的糖果放到了她的床头边上。
尽管佐良娜撅嘴念叨着“母亲真是的,我已经不是小孩了,是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忍者”,但还是小心翼翼地把糖给很好的收下。
照样的。
那一个万年不归家的老爸在万圣节这天照样是没有回家。
佐良娜不免叹了口气。脸上多变的表情好歹证明了宇智波家族的面瘫脸没有代代遗传到下一代。
大概七代目会知道自家老爸在哪里。
而事实上,鸣人确实知道。
望着手上各式各样的礼物,七代目有些不知所措,虽然挺开心,但是这么多礼物着实没有地方可以存放得下,全部收下又吃不完,雏田一直不允许向日葵和博人吃太多糖,鸣人索性把这些麻烦事全部都交给鹿丸处理。
作为回报,鸣人——当今的七代目需要把之前积攒下来,拖了有一段时间的公事给处理完。
虽然信誓旦旦的答应过鹿丸,保证今晚一定会处理完,但现实却是刺裸裸的讽刺。
“看来今晚是又不能回家了”,鸣人不禁叹了口气,“博人那孩子……”,他又抬起笔在下一封文书上署上自己的姓名。

傍晚的火影楼。
木叶的七代目面对来无影去无踪的忍者早已见怪不怪,鸣人自然而然地谈起头和身披黑袍的忍者打招呼,露出一个大大咧咧的笑容之后才反应过来来者是谁。

“什么嘛,是佐助啊。”
黑袍忍者身上带着从旅途中归来的风尘仆仆,走路时被风掀起的袍子带着隐约难以察觉到的戾气,他走到鸣人身旁俯身递给他两包包装精良的糖。
“欸,这是给樱和佐良娜的吗?”,鸣人有些疑惑,“你还没有回家?”
佐助拉过一把椅子坐到鸣人身旁,一向沉默少言的忍者解释到“一包是给你的。”
“我都这么大的人了。”
“另一包是给樱的。”
“啊啊,确实,小孩子吃这么糖不好,雏田总是叫我不要给博人和向日葵吃太多糖。”
鸣人手上的动作不慢,嘴上也开始说起话来。

一个吻。
出其不意的。
印在脸颊。
紧接着一阵炸开来的烟雾。

“真是的”,鸣人脸上露出一个叫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笑容,他轻轻抚上那似乎还留有余温的脸颊“影分身吗。”
他似乎有了主意。
双手结印,两个影分身。
鸣人把那两包糖交给其中一个影分身,交代他去一趟樱他们的家中。
另一个影分身还没有来的及交代,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先是向日葵探身进来,然后是博人一副装作十分不情愿的模样,接着雏田把门推开了,手里提着一个南瓜盒子。

“万圣节快乐。”
雏田一向都很温柔。

想日普子的心永远无法停歇!

刚才看到了一位小伙伴写的柴郡猫X疯帽子的,然后我突然想到了一个!!!
\(//∇//)\
就是!!!
你们想到了没有(⁎⁍̴̛ᴗ⁍̴̛⁎)
柴郡猫是可以隐身的,疯帽子在以前那可是会跳那什么各种扭扭舞的大师级人物啊,想一想柴郡猫在以前白皇后的统治下举办的宴会上,被疯帽子勾了魂去,日思夜想的也都是他的那一种……٩(˃̶͈̀௰˂̶͈́)و
然后柴郡猫在电影中感觉很厉害的样子,第一部电影结尾的时候也是柴郡猫把皇冠戴到白皇后的头顶上的。
所以说你们想想啊,柴郡猫可以很容易的偷偷摸摸的就上了疯帽子呀!(●°u°●)​ 」
在大家都在的时候,是吧,疯帽子面色潮红却仍旧要忍着不能叫出声来……
又或者在夜深人静时被柴郡猫摸进了房间,被这样那样子狠狠地疼爱了,第二天也找不出是谁干的,这样子似的~
柴郡猫的笑容不觉得很有深意吗?(˶‾᷄ ⁻̫ ‾᷅˵)

迪林杰大佬!!!

你们就没有想过去日迪林杰这么美味的人儿嘛?!
(我要炸成烟花了都)
想想就很美味啊!
什么所有人都想要抓住迪林杰。在监狱里面就把他嘿嘿嘿了!
又或者说是在强银行的时候被特工逮住,在所有人面前把他强上了这一种的!!!
我失血过多要死了

咱们的老头子呀

欧美圈里只喜欢他一人。
光是看他的一张照片,看到他笑,甚至说只要是他这个人,就能够让我心动大半天。

有一句话叫: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无疑最为适用。

他是上天派下来的礼物。
然而这一种喜欢的心情,有多喜欢,到了什么地步,这种感受旁人是理解不来的。

我喜欢这个男人。
这一点最直接,也是最大胆的表达方法是:
——想上他!

他是天赐的礼物,哪怕日后我成家立业,他亦是我心中的,
一个,
心尖尖,无可比拟的
——存在。

不行不行,现在谁都不要和我提起普叔来

谁提起普叔来我和谁急呀。
像麻雀船长那一种类型的是到嘴的肉永远吃不到。
然后普叔演的密窗男主角,是我想要成为比普叔还要变态的变态,想上他!\(//∇//)\
包括之前演的大家都知道的剪刀手爱德华啊什么的,我勒个天,哪一种都是仿佛无辜到不行却又是水灵灵的大眼睛啊!我的幻肢已经硬到发疼了!
不行不行,不能再说下去了(⁎⁍̴̛ᴗ⁍̴̛⁎)我好像暴露了什么!

真的只能說我家船長簡直是太美味了

(˶‾᷄ ⁻̫ ‾᷅˵)
哪怕是用特效还原的年轻麻雀都比不上他自己年轻时候惊艳众人的美貌。
想上他。
这就是我在观影时候的感受。
最好是把他弄到哭。
把麻雀弄坏了也可以好好养着。

说实话你萌不觉得还可以来一个all杰克吗?